印度电商巨头500亿美元的估值梦

2021开年,印度电商独角兽Flipkart表示今年将在零售巨头沃尔玛的协助下筹集100亿美元在美国上市,如果成功,这是印度有史以来的最大的IPO之一。

沃尔玛在2018年以16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当时估值210亿美元的Flipkart,这是沃尔玛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收购,也是全球电商领域的最大交易。

印度电商巨头500亿美元的估值梦

如此多的“史无前例”,也让Flipkart的上市计划也吸引了诸多印度初创公司的目光。沃尔玛也给予这家拥有13年的电商公司500亿美元的最高估值, 这是Flipkart目前估值(近250亿美元)的两倍。

上市的好时机?

对于希望上市止损的科技公司来说,Flipkart的IPO恰逢其时。在2019年,出行公司Uber和Lyft上市之后都低于其预期估值。作为软银一向看中的共享办公初创企业WeWork不仅取消了IPO计划,其CEO Adam Neumann 也因为对IPO意见不同和内部管理矛盾等原因而辞职。

印度电商巨头500亿美元的估值梦

但是这种情况在2020年发生了一些变化。在疫情期间,科技公司IPO的估值达到了互联网泡沫以来的最高水平。外卖企业DoorDash、专注民宿的爱彼迎等公司上市至今,股价都有不小的涨幅。

2021年投资者们是否继续会依旧看好那些亏损的公司还有待市场给出答案,但更为关键的是,Flipkart的IPO计划让印度诸多的初创企业和创投圈在疫情肆虐的同时看到了未来的希望,尤其是对 印度的独角兽企业 而言。除了Flipkart,食品配送公司Zomato和线上保险平台PolicyBazaar都计划在2021年上市。

Flipkart的电商生态

自从沃尔玛投资Flipkart使其估值节节攀升的同时,其高估值也引起了外界的质疑,Flipkart的商业模式和策略能否在未来支撑不断攀升的高估值?尤其是在 印度亿万富豪-穆克什·安巴携手小扎 大举进军印度电商领域的背景下。

鉴于印度监管政策的不断变化,在印度做电商是一件相当头疼的难题,这即便是对Flipkart也不例外。在Flipkart成立4年后的2015年,为了规避印度对外部资本投资线上零售的禁令,Flipkart Pvt Ltd在新加坡注册成立。

印度电商巨头500亿美元的估值梦

2018年底,印度加大了对电商平台的限制。 其中一项规定市场上的卖方不能从与该市场相关联的实体购买超过25%的库存,为了避免监管审查,Flipkart和亚马逊都改变了过去的公司结构。沃尔玛收购注册于新加坡的Flipkart Pvt ,并且收购了Flipkart在印度的主要部门。

印度电商巨头500亿美元的估值梦

Flipkart也收购了沃尔玛印度公司的批发业务,包括28家批发商店Best Price,并将业务延伸至B2B领域。同时我们也能看到,经过多年的发展,Flipkart已经建立起一个相对完善的电商生态,包括:时尚电商Myntra和Jabong、移动支付公司PhonePe、Flipkart Internet等。

因小失大

印度电商巨头500亿美元的估值梦

2020年3月,Flipkart Internet和AmazonSeller Services亏损占其收入的比重均有缩小。Flipkart为31%,而亚马逊为53%,但这是以Flipkart的增长为代价的。

印度电商巨头500亿美元的估值梦

在过去的三年里,AmazonSeller Services的增长速度超过了Flipkart Internet。 尽管亚马逊身为一家电商巨头,其规模远超Flipkart,但作为一个2013年进入印度的“外来玩家”能在Flipkart的主场取得优势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根据2018年的数据,亚马逊和Flipkart占印度电商GMV的比例相差无几。亚马逊为31.2%,Flipkart为31.9%。

印度电商巨头500亿美元的估值梦

印度电商巨头500亿美元的估值梦

在2020,两家公司的增速均有所放缓,但亚马逊的销售额仍在以更快的速度继续拉大与Flipkart的距离,以智能手机在电商网站的出货量来看,2020年亚马逊的智能手机出货量首次超过Flipkart,市场份额达到47%,而Flipkart为42%。这也源于亚马逊对客户获取和增长等领域的大量投入,而Flipkart则对于员工招聘和福利等方面有着更多的支出。

印度电商巨头500亿美元的估值梦

面对这样的境况,沃尔玛将需要设法巩固公众市场投资者对Flipkart未来增长的信心,同时沃尔玛也将把Flipkart旗下的PhonePe剥离单独上市。作为Flipkart旗下最具价值的产品之一,PhonePe在UPI的交易量仅次于Google pay,占到了移动支付市场份额的45%。

但其在市场上的统治地位是由庞大的营销费用所支撑的,在沃尔玛削减成本的策略下, 2020年3月的数据披露,其营销费用削减了20%以上。(约为1.4亿美元)

何时才能盈利?

印度电商巨头500亿美元的估值梦

将Flipkart与京东、拼多多、阿里巴巴等电商巨头相比较,我们能发现,京东和拼多多在2018年都出现亏损, 而京东则在2019年实现盈利,拼多多继续亏损。虽然Flipkart亏损逐渐缩小,但是在收入增长方面,Flipkart仍然落后于中国同行。

印度电商巨头500亿美元的估值梦

尽管拼多多仍处于亏损状态,但在疫情推动线上购物的浪潮中,拼多多的收入在2020年前9个月猛增了70%。 该公司的股价在过去一年中也飙升了4.5倍,市值为2200亿美元,远超市值为1480亿美元的京东。

沃尔玛控制开支和削减亏损的策略似乎对于投资者来说并没有说服力(至少目前还没有)。相反,他们将需要沃尔玛提供一个令投资者信服的答案: 在未来几年内,Flipkart能否在亚马逊和JioMart的强力打击下保持现有地位并扭亏为盈,这也直接关乎Flipkart 500亿估值的梦想。

本文来源墨腾创投,经授权后由李晓慧发布,观点不代表出海商业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